黑木川小燁

中原中也给太宰治发了五次短信

葵花の影:

*摸鱼小(?)段子


*原作向,糖


*灵感来自WB那个蝉梗(……)


 


-----------------------------------


 


中原中也给太宰治发了五次短信


太宰治只有一次认真回复了


 


“喂,太宰,在吗?在的话就把办公桌上的任务报告给写一下,今晚就要交给森首领了。我和你说,你这次可别想老子再帮你收拾这种烂摊子。”


“靠你这家伙要是在就回复下啊?”


“……算了。反正时间也来不及了。就先帮你写个标题吧。你这家伙回头记得要感谢我啊。”


“啊哈???等等。太宰治你就是故意等我写完报告再回的LINE吧!”


 


15岁的小黑手党意识到自己再次陷入小搭档的恶作剧漩涡里,对着自己刚写好的、整整齐齐的任务报告气得直跳脚。


 


“喂,青花鱼。在吗?在的话赶紧回条信息啊!”


“靠你这家伙不会连一个小分队都搞不定吧?”


“妈的。你就待在原地等着吧。老子这就把你这混蛋救出来……一定要等着我啊,搭档。”


 


16岁的中原中也骑着心爱的红色机车直接撞破了大楼的窗户,而当他靠近任务据点时,却发现据点里的敌人都被消灭了。他先是疑惑地一挑眉,而后又没好气地咬了下牙,他意识到自己估计又被这只青花鱼混蛋给整了一道。中原中也冷笑了下,而后直接大骂:“妈的,太宰治,你他妈没事就不会回条信息吗?”他冰蓝色眸子也跳跃着再明显不过的愤怒。


而他的小搭档直到这会才打着哈欠出现在他的面前,眼角轻佻地弯着,“嘛。中也,我刚刚睡着了嘛……”


屁嘞。中原中也听到这句狡辩直接翻了个白眼,明明LINE上的消息显示的都是“已读”。而太宰治的话语却依然在继续,带着撒娇意味,却又理直气壮,“……再说了,”太宰治的嘴角轻轻地弯了下,“难道在中也心中,我连这种蝼蚁都赢不过吗?”


“啊呀~这样可就不好了呢~”太宰治抬起手,摘去中原中也宝贝的毛毡帽,另只手摸了摸中原中也的赭色卷发,指尖顺移,最终停在中原中也的脖颈上,那里放着一条皮质CHOKER,是他送给这个小矮子的16岁生日礼物,一个精致的项圈,太宰治直视着中原中也漂亮的冰蓝色眸子,语气夹带着点儿戏谑和调笑意味,“毕竟我的狗怎么可以不信任主人呢?”


他低了低头,在中原中也的耳侧轻声说道,声线带着暗示意味十足的某种磁性,“所以,中也该给我一点补偿吧~?”


而中原中也的太阳穴则直接跳起了十字架,手捏成拳,指节咯吱作响,咬牙切齿,像是气得要直接给太宰治一拳,但在直视着太宰治这双鸢色桃花眸时,却还是收起了攻势,只把太宰治的领带一扯,两人的鼻尖几乎相抵,而中原中也的语气带着极大的火气,“妈的,老子到底要重复几遍,之前的那个赌约根本就是无效的……”


又一挑嘴角,抬手用力按住太宰治的后脑勺,“不过,刚好老子也硬了,你这混蛋要做就赶紧的吧。”


 


16岁的中原中也精致的锁骨上被太宰治落下一个吻痕,而与之相对的,他的牙尖也直接磕破了太宰治的肩膀。他们在这间陈列着尸体的任务据点里肆无忌惮地做爱。


 


 


“喂,太宰,在吗?等会记得下去买下晚饭用的菜,不准买螃蟹,老子最近吃螃蟹都吃腻了。”


“对了!也不准打包法式蜗牛!”


“就这样,醒了记得给我回条信息。”


 


17岁的中原中也听见桌上的轻微震动音,别过脸,冰蓝色眸子瞄见太宰治回复了一句带着答应意味的“嗯”,不由轻轻地挑了下眉,毕竟按自己对这家伙的了解,这种不用上班、外加前天夜里通宵打游戏第二天又被自己喊起来去吃早饭的情况,这只懒虫的午觉一般会直接睡到临近晚饭点,而不会这么早起。


不过这个疑惑也没在他心里萦绕几秒,他便又回过头去处理还未完成的任务报告。但在处理几份报告后,他又猛地意识到某种可能,心里咯噔一下,嘴里没好气地靠了一声。而后直接拿着未处理的文件,提前翘了班,开着新买的雷克萨斯回到了与搭档同居的公寓里。


然后果不其然看见了按着胃部缩在沙发里脸色苍白的搭档。太宰治抬眸看向他,额尖冒着冷汗,但眼角却依然轻佻地弯着,口吻带着点儿调笑意味,“嘛~所以说中也有的时候直觉就跟小动物一样啊~”


而中原中也这会倒也没计较太宰治这家伙的这句玩笑,而是探过身,指尖碰了下太宰治的额尖,确定这家伙没因为胃痛发烧,便略略松了口气,而后当机立断:“我先去给你煮碗白粥暖暖胃。”


而在他要转过身的当口,太宰治却忽然探出手,扯住了他的手腕,中原中也挑了挑眉,表示疑惑,却见太宰治嘴角弯了弯,鼻翼也轻轻皱了下,摆出一副撒娇模样,“中也,我胃好痛哦~”


“听说要亲亲才不痛呢~”


中原中也眨了下眼,没好气地啧了一声,嘴角却还是勾了勾,他俯下身,两人的鼻尖相互凑近,而中原中也吻住了太宰治的唇角。


 


 


“喂,太宰,在……”


 


18岁的中原中也在病床上翻了个身,双黑刚执行完一个凶险的任务,任务完成情况良好,但却有一颗子弹直接洞穿了这个小个子干部的肋骨。在动了8小时手术外加进ICU观察3天后,中原中也终于被转移到了普通病床。而他此刻,在这个深夜,却忽然觉得有点睡不着,不只是因为麻醉退去后身体的疼痛,还因为喉咙的干渴。


于是他侧身拿过床头柜的手机,打算给自己的搭档发条LINE,让太宰治给自己带一瓶水,却在敲下几个字后又后悔了——毕竟先不提这混蛋会不会听自己的话,这家伙这次任务估计也受了伤了吧,还是让他好好睡一觉吧——便又把这条未发送的LINE给直接删掉。闭上眼睛,干咳了几声,由于身体的疲倦,进入了下一轮的浅眠。


而在他再次因为喉咙干痛,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将挣扎醒时,却感受到了嘴唇边的一点湿润,他下意识地咽下一口水,才缓缓地睁开眼睛,于是就看见自己的搭档正坐在床侧,太宰治的鸢色桃花眸轻轻弯着,手上摇晃着一瓶水,轻笑着问道,“中也,你渴了吧?”


他的语气带着点儿戏谑和无所谓,但小野兽眼尖,到底还是瞅见了太宰治眼底的那点青,摆明是特地守在床边等自己醒。于是中原中也轻咳了几声,对太宰治的这句问话表达一下不可置否,“谢了啊,混蛋,”又掀了掀眼皮,问了个问题,“青花鱼你是怎么猜到老子渴了的啊?”


而太宰治却只弯了下嘴角,“嘛。毕竟蛞蝓是很好懂的动物嘛~或者说,中也的话,就算呼吸节奏我都一清二楚哦~毕竟我可是全世界最了解……”


而中原中也却也没把这句话听清,他正处于重伤的痊愈期,由于身体的过劳,下一波困倦很快就袭来,他的眼皮开始打架,意识也逐渐不清。而他的搭档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困倦,太宰治闭上了嘴,抬起手,指尖轻轻拂过中原中也柔软的赭色卷发,他在中原中也的耳侧轻声说道,就像每次对使用完污浊的这个小野兽说的那样,“中也,休息吧。”


而中原中也在陷入深眠的前一瞬,察觉到了额尖的那点冰凉,像是一个轻吻,而一句轻语落入他的耳中,“晚安。”


 


 


 


接到太宰治的叛逃消息时,中原中也刚好在法国结束一个紧急任务。他倒也没什么过激反应,只没好气地骂了一声:“妈的青花鱼,又留了一堆烂摊子给老子。”不知为何,他对太宰治的离开并没感到多大惊讶,反而有种预料之中的感觉。这混蛋一定会离开黑手党,准确地说,这世间约摸就不存在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永久地挽留住这个桃花混蛋。


而中原中也在挂断电话后,正巧瞄见了位于法国别墅的木质酒柜,酒柜上头摆放着一瓶89年的柏图斯。中原中也想了想,便开了这瓶酒,他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刷着推。酒精使记忆恍惚,而此刻中原中也刚好看见了一张绑着绷带的青花鱼的图片,咧了咧嘴,想着要不和那只青花鱼混蛋分享下。


便又打开了LINE,准确地找到了联系人,熟练地敲打九宫格,“喂,太宰治,在吗?”而在这会,他又猛地再度记起这位老搭档已成叛徒的事实,便及时地刹住了脚,把下半句“老子看到个好玩的玩意和你这混蛋还有点像”给收了回去。


但到底还是迟了,那句问候语还是发了出去,“喂,太宰治,在吗?”


 


中原中也一个人喝了一整瓶柏图斯,外加这小矮子的酒量本就不好,于是第二天醒来,便因为宿醉头疼得揉了揉太阳穴。而他的手指下意识地在手机屏幕上划拉了下,点开LINE,发现昨夜手滑给太宰治发的消息依然处于“未读”的状态。于是他极没好气地啧了一声。


 


而他和太宰治就这样断了4年的联络,直到22岁。


 


 


22岁的中原中也打着哈欠,醒了过来,瞄见身侧带着点温度的凹陷,小声地“嘁”了一声。他自然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不过是自己去酒吧喝酒刚好撞上了太宰治,然后在酒精作用下,极为自然就打了个炮。嘛,中原中也的意识飘了点,不过这混蛋昨晚大概有给自己喂一下醒酒药吧。不然——按中原中也对自己的了解,昨晚的那种状态,今天肯定会因为宿醉头疼。


而且,中原中也的眼角瞟见挂在立体衣架上的褐色风衣,揣测出一个事实——毕竟就像太宰治的中也学精通一样,他对太宰治也是极为了解的——这混蛋还没走。估计是在客厅沙发坐着吧,中原中也猜测,又没好气地暗骂一声:妈的,这家伙是在等老子给他做早饭吗?


这混蛋怎么这么多年还这么不要脸。尽管,中原中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会特地准备太宰治那份早餐。毕竟这只青花鱼一天不吃早饭指不准就直接犯胃痛,到时候这家伙脸色苍白时一边骂一边没好气地喂药的还是自己。


而一股粥的清香却打破了他的猜测,啊哈?中原中也忍不住想,太宰这混蛋现在都会做饭了啊?而接下来的焦味却告诉了他美味早餐完全是自己的错觉。所幸,空气里的烧焦气味也没持续几秒,在这小矮子正要骂骂咧咧地跳起来给他的老搭档收拾这见鬼的烂摊子前,焦味便逐渐消散。而中原中也想象着这只青花鱼混蛋手忙脚乱的模样,反而觉得有点好玩,忍不住轻轻地勾了勾嘴角。


 


而他的手机刚好在这会震动了下,4年前的那条消息出现的已读的标记,接着一条消息跳入了这双冰蓝色眸子,中原中也眨了下,嘴角却勾起了好大的弧度——


 


“我知道。”中原中也认真地回复站在厨房里的老搭档,“我一直知道。”


 


 


——


 


太宰治望着一片狼藉,少见地露出了点苦恼模样,他摸了下鼻尖,鸢色眸子余光却恰好瞄见手机屏幕上的LINE页面,于是这双四月桃花轻轻地弯了弯。


 


太宰治认真地敲打键盘,回复他的老搭档四年前留下的消息,他的嘴角微微地翘着,像是一如既往的轻浮假象,但鸢色桃花眸里却分明端着十足十的认真和深情——


 


“中也,我在啊。”


“我一直都在。”


 


 


END



评论

热度(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