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川小燁

【双黑/太中】经年溯洄02

麦黍秋波掀青岚:


  • 文/BAKU


  • 都市ABO,追妻复婚,生子带娃,自行避雷


  • 原名《风拂雪舞》,全文修改中


  • 本文又名《太宰先生追妻记》






  • 小团子出没





修文版前文   01








02




“你再说一遍?”办公桌后的中原中也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敲击着桌面的手指也突然停下了。


电脑挡住了上司的大半张脸,所以此刻猜不透他是怎么样的情绪,进来报告的立原道造和樋口一叶反而住了嘴。


立原道造感觉到自己脸上冒出一层薄汗,他以眼神询问身旁的樋口一叶,而对方却毫不留情地用手肘戳了一下他的腰窝子。


“咳......抱歉,主管,我们......并没能签下这个项目。”立原道造开口说话的样子像慷慨赴死一般。


办公室里沉默了好几秒,可让两位下属脆弱的心高高悬起。迎接他们的并非是上司的暴怒,而且声音低得让人发抖的问话:“哦?我们和客户联系商谈了这么久,不是只差合同签字这一环节吗,怎么就没成功呢?”


外人或许会把这段话当作诚恳的询问,但对于中原中也的部下乃至于整个公司的人来说,这样的中原中也才更可怕。


“主管,我和立原都没想到会有这么突然的变故。我们到的时候,对方公司的代表才告诉我们会面取消,我追问毁约理由,对方说......有其他公司提出更好的条件,所以......”


“所以客户就跟那家公司签约了,而且在你们到达之前,签约就完成了。”中原中也的声音恢复了正常的音量,突然的打断却把两位部下吓得身体一震。


“是......”


下一秒,中原中也就刺破了他们朦朦胧胧要遮掩的面纱。


“对方是W公司。”他甚至没有用疑问句,似乎坚信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立原道造见瞒不了多久而且也彻底没瞒过,只好硬着头皮说:“W公司的代表恰好准备离开,是......太宰先生。”


“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新人,那个新人还递了他们的名片给我们,说太宰先生出国深造,刚好回国,所以......”


所以特地抢了你的生意,顺便跟你打个招呼。


立原道造越说到后面声音越是细如蚊蝇,自己也不知道最后究竟说出了哪些话。


没有预想中的怒吼,中原中也虽然拳头紧握,手背上青筋的脉络清晰可见,却异常地气极反笑,语气里带着森然的笑意:“好啊,终于回来了呀。”


刚说完,重物击中地面传来破碎的声音,落了满地锋利的碎屑,立原道造和樋口一叶再定睛一看,中原中也已经将手边的玻璃烟灰缸掀到了地上。




这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工作日。


横滨的CBD一如往常地繁忙。上班高峰期时的道路依旧堵个水泄不通,到处都是车水马龙,空气充斥着喧闹声。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各大公司的建筑群高耸入云,仿佛钢筋筑起的原始森林。快节奏的生活催促着深陷其中的每一个人,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神色匆匆。 日近黄昏,下班归家的车流犹如蜿蜒的长龙,盘踞在交错的公路上。


中原中也所在的PM公司的事务所是一栋高耸的黑色建筑物,在阳光的照耀下宛若幽深的黑宝石。PM与W都是横滨知名的两家巨头,实力和名声都不相上下,同时也竞争不止,每天两家之间都蔓延着硝烟味就连两公司的职员们见面时都是剑拔弩张的。


斗争仍然在继续。








或许W公司不清楚,但在PM公司,“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水火不容”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


此时他们已经离婚四年。六年前,毕业前曾在PM实习过的二人在毕业后正式入职,在成为对方伴侣的同时也成为事业上的搭档,业绩出色,在业界里也很快声名鹊起。然而第二年太宰治毫无征兆地递了辞呈,非常突然地就跳槽到了隔壁的W,生活工作上亲近如中原中也也不知情,还是那天他上班时见到太宰治的桌子空空如也,对下属问了一句,才得知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中原中也虽然说那个混蛋赶紧走了好清静,却还是在下班时问起这件事,当时对方也只是敷衍了事。中原中也没兴趣追究,才让他这样揭了过去。


后来他们工作上是对头,下班后在家是夫夫,对对方的工作不过问、不插手。生活上虽然有小打小闹,总算还能相安无事。


直到他们离婚。


离婚之后,太宰治从同居的公寓搬了出去,生活上便再也没有交集。


两年前,太宰治出国深造,中原中也算是过上了实实在在清净舒坦的日子,心里不堵,头发也少掉。


他们四年里没有见过一次面,这让倾心于中原中也的人有点蠢蠢欲动。








中原中也气也气完了,天也已经黑透了。他叹了一口气,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墙面看着两个部下善后完下班离开的背影,却没注意到尾崎红叶已经站在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口。


一身职场装扮的优雅女性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中原中也才回过神来,看到是自家表姐才松了一口气,双指烦躁地捏着眉心。


“红叶大姐。”眼前的Beta女性名叫尾崎红叶,是中原中也的表亲,也是家族中极少数会待他亲切的亲人之一,从家乡到横滨都有她照顾,会选择到PM公司工作也是因为她的推荐。


“又发火了?”尾崎红叶在他对面坐下,“我听说太宰回国了。”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迟早有一天我也要给他送份礼。”


听了这话,尾崎红叶看着中原中也沉默了好久,才开口道:“你们也四年没有见面了,你真的不打算把那件事情告诉他吗?”


中原中也敲击键盘的动作顿了一下,眸光黯了些许,“我也不指望什么,告诉他又能怎么样?我不是纠缠不清的人。大姐,我也这么过来了,别再操心我了。”


尾崎红叶心里道不是我想操心,而是你还是不让人省心啊。


于是她低头看了一眼腕表,转移了话题:“都已经这个点了,怎么还在处理文件?”尾崎红叶拍了拍中原中也手边厚厚的一沓文件,提醒着他赶紧下班。


你早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中原中也知道尾崎红叶话里背后的意思,盯着电脑屏幕的视线不移,道:“我拜托芥川帮忙,大姐你让我再......”中原中也抬头就对上尾崎红叶似友善似威胁的眼神,沉默着对视半晌,他果然败下阵来,只好先保存了工作进度,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在尾崎红叶的目送中下班回家。


时间将近八点,马路上仍旧有些拥堵,走走停停,使人烦躁。中原中也开始控制不住地想起了他和太宰治以前的生活。太宰治没有买车,车技更是惨不忍睹,所以心安理得地蹭他的车,晚上下班的时候,太宰治坐在副驾驶座上,线条柔和的侧脸在黄昏的天光下显得有些迷蒙。他还总是爱叫嚷着要吃螃蟹,中原中也嫌烦了,又拗不过他的时候,就会还是会心软地去超市给他买蟹肉罐头,偶尔周末也会破天荒地为对方买来新鲜的大螃蟹。回到家做饭,太宰治也会一边无赖地笑着,一边从背后拥着做饭的他,没有理由地腻歪;中原中也虽然抱怨甚至尝试挣脱,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会纵容Alpha用檀香气味的信息素包围自己。


鸣笛声在一瞬间将他拉回现实,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回忆很久以前的事了。


时光已经将他们推得更远,谁都不可能再倒退回到那些回忆的时光。


他早就已经和太宰治分开了。




路上耗了不少时间,回到家的时候中原中也打算随便煮个面果腹。


离婚后不久,中原中也也搬出了同居公寓,花出自己的部分积蓄在这个别墅小区购买了一座新房子,美其名曰“开始新生活”。


门没锁,中原中也直接开了门,在玄关放下东西换了鞋,就望见黑发青年朝门口走来,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感到疲惫的中原中也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对着准备离开的青年——自己的助理芥川龙之介说:“辛苦了,又麻烦你帮忙。”


芥川道:“举手之劳。在下已经带他吃过晚饭了。”


对于自己助理的办事效率和责任心,中原中也当然相当满意。但总是因为自己工作太忙而麻烦人家,中原中也还是很过意不去的。听了芥川的回答,他点了点头,将芥川送出门口,这才重新关上门。


今天发生的事的确太多了......中原中也深吸一口气,心里想着今晚该早点休息了,边解着领带边朝客厅走去。


他望向沙发上那个专注于书本的孩子,温柔地道:“我回来了,小洸。”


话音落了好几秒,三四岁的小孩子才缓缓转头看向他。


稚嫩的小脸上,有一双跟自己一样澄澈的蓝色眸子。


“欢迎回来,爸爸。”








TBC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