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川小燁

【太中】Lullaby

亞希平方。:

預告一下,太中本《病名は──》海外通販和代理敲定了,過幾天會發預售賣場上來,和台灣這邊一樣有特典卡,限量前20位拍下就送(*´∀`)~♥


                                                                                                             




✽年齡操作有,大太小中


✽bug不是錯覺,祝BSD的港黑重力使幹部生日快樂






《Lullaby》




『我希望你能選擇你所想要待的地方,然後,好好地、安心地待下去──』










      今天的橫濱依舊一派和平。




      陽光晴朗,風和日麗,溫度偏涼,是個適合外出郊遊的天氣。街道上人來人往,西裝革履、手裡提著公事包脖子夾著手機趕著奔赴會議的商業人士,妝容精緻裙襬飄揚、提著購物紙袋優閒逛街的女人,出來曬太陽的老婆婆,還有提著大包小包,購物袋裡插著根蔥的大嬸,每一個路人都有各自的目標。只是在這片和平的街道上有個小小的身影徘徊在街角,臉上是不安的神色,他在鋪著灰白磁磚的人行道上跌跌撞撞的來回走著,一邊走一邊東張西望,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哎呀──」


      熙來攘往的人裡有個家庭主婦模樣的大嬸注意到了這個小小的身影,在他面前蹲下。


      「小朋友,你迷路了嗎?」


      被搭理的人先是嚇到似的一抖,接著不知道是下意識還是習慣地往頭上抓去,只是伸出去的一雙小手撲了個空,短短的圓潤的手指什麼也沒摸到。


      緊張徬徨的臉看起來更慌張了。


      「我、我不知道……應該是…?我醒過來的時候就…就……」


      話說出口聲音倒是清亮,與稚氣的外表相符地帶著一股濃濃的奶味,只是婦人等了半天,還是沒等到小朋友「就」出下半句。




      看來是不知道哪家的孩子走失了呢,衣服看著挺精緻的。大嬸默默地想。




      應該要送去警局請他們處理的,可是這附近離警局有一段距離,她接下來還得趕去超市特賣會,會趕不上的。


      「松本太太,妳在這裡做什麼呢?」有個人影湊近街角說著話的一大一小,菜籃和大包小包的架式和蹲在小孩子面前的如出一轍,「待會超市有限時特價,豬肉一盒只要100円喔!」


      「哎呀石田太太……我正想趕去超市呢,可是看到這孩子在路邊像是迷路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這是誰家的孩子?看著挺可愛的,可是送去警局再折過去超市的話估計來不及了喔。」


      「但總不能放著小孩子在路邊呀,聽說最近橫濱晚上都會有些事件發生,不太安全呢。」


      兩位婦人對望了一眼,又將視線轉回面前的小身影。


      「啊!那、要不要送去偵探社呢?」名叫松本的大嬸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開口。


      「偵探社?」


      「嗯,這邊轉過去一個街角有一間偵探社,裡面的人都蠻可靠的哦,上次我家的貓大花走丟了就是裡面的人幫忙找回來的呢──」






✽✽✽








  「太宰先生,有新的案子哦──」


  谷崎潤一郎從屏風外探頭進招待室,朝沙發上的人影開口,見到招待室裡面的情景,天生就有些下垂的眉角又下彎了幾分。


  墨綠的皮革沙發上有個人正懶散地躺臥在上面,一雙大長腿岔開,一條曲起搭在扶手上,另一條則伸到了地上,手裡還打橫抓著手機,兩手拇指迅速地在上面摁著。


  「是什麼案子啊?」


  「有個小孩子走失了被送來,要送回去。」


  「诶──」沙發上的人支起上半身,眨了眨眼睛發出拖長的尾音,「敦呢?國木田出去了,與謝野應該在吧?」


  谷崎聽著連連發出的鏘鏘電子音效還有連打成功的語音,決定放棄探究為什麼眼睛移開了螢幕還可以啪啪啪地連打成功的原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敦的話剛才和鏡花出去調查前天接手的案子了,與謝野醫生也跟著出去買亂步先生的零食,只剩下我們和亂步先生在喔。」


  「這樣的話,這件案子就交給──」


  太宰治話還沒說完,一位偵探社行政職員跟著探進招待室。


  「谷崎先生,剛才接到通報的銀行搶案準備要去調查囉。」


  「就是這麼一回事。」知道太宰治準備說什麼的谷崎朝他露出了笑容,裡面混著無奈還有一點點的幸災樂禍味道──就一點點。


  「那麼就拜託太宰先生照顧一下小孩子,然後送他回去了──」


  「诶等等,要我照顧什麼的──」


  太宰治還來不及說完話谷崎人已經被其他成員給拖走了,他從沙發上坐起身,搔了搔捲曲的頭髮,將手上的遊戲退出,好半會才慢吞吞又磨蹭地站起身,攏著砂色風衣往外面走去。




  雖然偵探社還有亂步先生在,但估計對方是不會照顧小孩子的,還會說那不是偵探的工作──國木田不在,沒有老媽子一樣的吼聲雖然有點不習慣,但是這時候還是需要有個會操心的人照顧小孩子啊──




  太宰治放著他那顆腦袋閒不下來的轉著,打算出去看看到底是哪家小孩走失,剛晃出接待室轉個彎就見一個晃來晃去的屁股。


  正確來說,是一個趴在地上的小身影,翹起的屁股正好對著自己,太宰治眼角餘光瞥見對方背著自己,好像正在專心地做著什麼。




  小小的身體,捲曲的暖橘色頭髮。


  太宰治有一瞬間產生了錯覺──好像他認識的某個人。




  「喂、你。」太宰治開口,趴在地上寫寫畫畫的人僵了一下,遲疑地轉過身體。




  帶著點嬰兒肥的嫩臉,眼睛是漂亮得宛如上乘質量的藍寶石。




  是個正常人見了都會誇讚一聲「這孩子好可愛啊!」的長相,但是太宰治瞇起了眼睛,他還來不及說什麼,比方要那個不安分的小孩停止在某本攤開的書上面塗鴉,趴在地上的小傢伙率先從地板跳了起來,兩眼睜得大大的指著他:




  「啊,是繃帶怪物!」




  太宰治沒忍住抽了抽嘴角,將方才準備好說出口的話又嚥回肚子裡,他露出一個最和善的笑容,蹲下身,兩手托起臉頰,用著和小孩差不多的高度平視著對方。


  「小弟弟,上一個對著我這麼說的人墓上的雜草──已經長得跟你一樣高了哦。」太宰治笑瞇瞇地說,甚至身手比了比高度,但是面前的人絲毫沒有感受到話語背後的威脅,歪著頭,滿臉天真。


  「可是大哥哥你身上纏著很多繃帶呀。」


  「那也不能叫做繃帶怪物。」


  「可是一般人不會把繃帶纏在身上,大哥哥會這樣做一定是怪物。」




  太宰治聽著倒來了興致,他不急著問對方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選擇和眼前大約五歲大小的人聊起繃帶這個話題,一邊掏出了手機。




  「你怎麼不覺得我是因為受傷了才會包著繃帶呢?」


  「不覺得,大哥哥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受傷的樣子。」


  太宰治忍了忍,還是沒忍住伸手掐上那張帶著嬰兒肥的嫩臉,兩手拇指和食指將臉左右像是揉麵團那樣的蹂躪──


  「小孩子別那麼自以為是~~~」


  「痛痛痛──大哥哥別掐我的臉嗷──-」


  被掐了臉的小孩忍不住喊疼,直到太宰治放手才委屈地揉著帶上紅印的臉頰,太宰治表情不變,只是眼神深了下去。




  太像了,像到簡直是某人的翻版──又或者是對方的小孩。




  但太宰治很清楚中也沒有孩子,他連一夜情約炮的事情都不會、也沒時間去做,別提會有他的孩子,可能性只剩下一個。


  手機傳來震動,太宰治點開訊息,尾崎紅葉說中也人現在不在港口黑手黨,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沒來上班,人也連絡不上,從昨晚出完任務回報過後就沒了消息。




  太宰治就著蹲在地上的姿勢按動著手機回復訊息,一邊問著關於小孩的資訊。他大概知道眼前的人是誰了。


  輕軟柔和,卻如夕陽般濃烈的橙色髮絲,還有一雙恍如大海凝聚出的眸子,雖然裡面是一派清澈見底、令他有些不習慣的純粹的天真無邪,但看了紅葉大姐傳來的訊息,再加上眼前的人即使童言童語,也能夠隱約感覺得出的熟悉對談模式,相處起來的感覺不會騙人,太宰治確定這個人就是中原中也,只是不知道他是發生了什麼才會變成這樣。




  至少他活了二十幾個年頭,會這樣跳起來指著他說出驚人話語的人也就那麼一個。




  是單純的身體和意識變成約五歲的小孩呢?還是現在的中也跟以前五歲的中也交換了時空?


  太宰治知道中也過去是『什麼』,但他不確定眼前這個小孩是怎麼出現的。『人間失格』剛才在他掐上臉的時候沒有發動,換句話說眼前的人要嘛是五歲的中原中也,要嘛就是中了某種遠控異能、被動退化成五歲小孩的中原中也。


  直覺告訴他後者的可能性比較高,但是中原中也身上穿著的是小孩子的衣服,而要是突然變成了小孩,他應該找不到適合的衣服穿才對。




  確定了對方的身分後太宰治將人帶到方才他偷懶的沙發上坐下,一邊繼續按著手機和尾崎紅葉通訊息,一邊隔著張矮桌問話。


  「話說回來,你是從哪裡來的啊?」


  「我醒來的時候在一間很大的房子裡。」


  「……是熟悉的樣子嗎?」


  「不是,但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這樣啊……。那還記得什麼嗎?」


  「不記得了…我醒來之後一個人都沒有,所以離開了那間房子,想說找個人……但我不知道我要找誰,找到了之後又要說什麼。」


  話音說著說著帶上了幾分遲疑的味道,太宰治的視線從手機螢幕挪到了那張稚嫩的臉上,看了幾秒後又再度垂下眼輸訊息。


  「在路上遇到了兩位大嬸,是她們把我送來的,然後就遇上了你這個繃帶怪物。」


  「跟你說一件事吧小弟弟──」太宰治沒忍住又抬起頭,笑瞇了眼睛,「亂說話的話神明會懲罰,會長不高喔──」


  「才不會!我以後一定會長得很高很高,比大哥哥你還要高!」


  「不會,你會只有一米六高而已。」


  「不許胡說!」




  真不知道織田作以前到底是怎麼那麼有耐心照顧一大群小孩子的。太宰治揉著額角疲憊地想。雖然織田作的耐性一向不錯,對小孩子,尤其是孤兒更容易同情心氾濫,但他真心覺得照顧小孩子是一件累人的事。


  尤其是皮得讓他額角青筋直跳的小孩。


  還有那張長得跟他前搭檔很像的臉。雖然他很不想承認確實有那麼一點可愛,但這不影響他不想照顧的心情上漲幾個百分點的趨勢。




  「大哥哥你在跟誰通訊息啊,我在跟你說話你這樣很不禮貌耶。」


  面前的小身體湊到他面前,太宰治一把關掉螢幕將手機握在右手,左手打了個響指,手腕一翻,掌心的手機不見蹤影。


  太宰治以為眼前的小中也會吵著為什麼要關掉螢幕,沒想到對方睜大了一雙眼睛,透徹的藍染上了星星點點的亮光,閃閃的,裡面滿是驚艷和崇拜:




  「好厲害啊大哥哥,這是魔術嗎?」




  太宰治的表情沒忍住崩塌了一個角落。


  以前和中也懟習慣了,第一次見到對方這樣豪不掩飾、比直球還直球的讚美他有些把持不住──


  怎麼聽起來還挺受用的。太宰治在心裡問著自己,一邊想著難得遇上小中也肯定要捉弄個夠本。


  於是太宰治沒忍住彈了彈對方的小鼻子,放輕了力道的,然後看著小孩子氣噗噗的臉大笑出聲。








✽✽✽








  直到夕陽將落太宰治才牽起縮小版的中也,在其他社員回來之前先一步離開了偵探社。


  和大姐的情報交換唯一條件是不許讓其他人知道手裡牽著的小孩是港口黑手黨幹部的事實,其他的事情,包括中也變成這樣的原因都還在調查,而他做為知情人,以及某種意義上撿到中也的人,只對尾崎紅葉提了一個要求。




  『不要讓中也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的詳細。』




  大概知道太宰治又要打什麼主意的尾崎紅葉再無奈還是同意了,至少這條件對港口黑手黨沒什麼害,就是中也可能會有些不開心而已──雖說這樣,她還是討價還價的向太宰治要了一項『福利』。




  『交出照片,然後成交。』




  太宰治牽著中原中也回到了現在時間點的他的幹部豪華住宅,從口袋裡掏出鑰匙打開那扇精美的雕花大門。


  「大哥哥為什麼你會有鑰匙啊?」


  「秘、密~」


  「是不是偷來的啊,還是說大哥哥你──」


  「小孩子不要那麼多問題!」太宰治拍了一下小中也的腦袋,在對方的慘叫聲裡成功地止住那張開始胡說八道的嘴。


  雖然對方說的是事實沒錯。




  「進來。」太宰治轉開了門,率先踏了進去。


  「我不想待在這裡。」中原中也站在門外搖了搖頭,「我不喜歡這裡──」


  「為什麼?」太宰治問,他站在屋裡,就離門檻兩步的地方。


  「我不喜歡這裡的感覺。」


  「可是你必須待在這裡,你知道的。」太宰治看著門外的小身影低下頭,兩隻手無措的絞著衣服下襬,稍稍加重了語氣,「這也是你醒來的地方,你必須待在這裡。」


  門外的人不說話,太宰治過了一會兒才又開口,這次他伸出了手,語調也放輕許多。




  「進來吧,我陪著你──你開始覺得想睡了,對不對。」




  太宰治用的是肯定句。


  從太陽開始西下開始,他就就感覺到身邊的小孩開始頻頻地打哈欠。


  ──似乎是異常解除了,中也準備要恢復正常的跡象。




  「我不會走,就在這邊陪你。」太宰治開口。他像是對著面前的小孩說,又像對著那個二十幾歲、和他一樣大的人說。




  窗外投進來的夕陽在窗簾翻飛之下晃了晃,有隻小手過了半晌才遲疑地放進了太宰治伸出的掌心。


  大手收起手指,將小手牢牢地牽在裡面,太宰治彎起笑容。


  「乖。」




  被發現想睡的小孩子再也不掩飾,大大地打了一個哈欠,蹭上太宰治的褲管,臉頰貼著布料幾乎要打起盹。




  「大哥哥你可以抱我嗎?」


  「好。」


  太宰治一把撈起小身體,抱著人到沙發上坐下。


  「不准離開喔,我睡著之後才可以。」


  「好。」


  「不准只回一個字。」


  「我會待在這裡,直到你睡著,就在這裡陪你。」


  「別老是重複一樣的話啊……說點什麼…對了,玩了一天還沒問你的名字呢。」


  懷裡的人又打了個哈欠,太宰治還沒回答,懷裡的人已經閉上了眼睛。


  「好像,稍微能安心的待在這裡了──」




  喃喃自語的語尾低了下去,咬字糊在一起,太宰治收起雙臂,好一會兒才回答。




  「──嗯。」




  晚安,中也。


  希望醒來之後恢復原狀的你,也能夠繼續安心地待在『這裡』。




  ──晚安。








✽✽✽








  當中原中也手機響起的時候他正在鍛鍊,上半身的衣服脫了,只穿著一條運動短褲,繫起蓄長的頭髮倒掛在單槓上。


  鍛鍊正到最重點的地方,他的身上已經覆上了薄薄一層汗水,胸腹溝壑處的甚至還凝結在一起沿著線條下滑,肌理漂亮的身體緊繃著,彷彿蘊含著極大的爆發力。


  他鬆開繃緊的腹肌,維持著用膝窩倒掛在單槓上的姿勢撈過身邊用著異能漂浮在半空中的手機,看了眼來電人後翻了個白眼,放開繼續將雙手交握在胸前做著仰臥。一下,兩下,三下,他確實地從倒掛到雙肩碰到膝蓋,然後回到倒掛姿勢。


  中原中也以為電話那頭的人會識相地掛斷,但手機完全沒有停下震動的意思,響完一通接著一通,他做完了二十個仰臥都沒有消停的跡象。




  「太宰治你他媽最好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跟我說!」


  中原中也還是忍不住撈過手機,按下通話鍵朝話筒怒吼。




  電話那頭沒有聲音,中原中也喂了好幾聲也沒聽見答覆,他將手機拿到眼前看了看,還在通話,但是太宰治接通了手機就是不說話。




  「喂?喂?不說話我掛斷了啊──」




  對面還是沒有聲音,中原中也一如他所說的掛了電話,放手讓手機浮在半空中繼續做著訓練。


  真是的,電話打了幾百通好像有什麼火燒屁股的事情,接通了又莫名其妙的不說話。




  話說回來,前幾天他醒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是在自家沙發上。他很少在沙發上睡著,而且他半點印象都沒有,只記得再前一天他完美地完成了任務回到住處,然後就沒了意識。


  他一點印象都沒有,而且家裡還有人來過的感覺,沒少什麼東西,也沒有什麼大動靜,但他就是這麼覺得,覺得某個他不願意提起的混蛋肯定來過。




  他來自己家裡做什麼,自己為什麼又會沒有那一天的記憶──




  大姐是有跟他說那天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變成了五歲的樣貌,也有可能是和以前的自己交換了時空,不只身體變小,還不記得任何人,只是沒來得及查出原因他就變回了原樣,也被送了回家。


  應該沒出什麼大事吧──大姐一反常態地沒說得很詳細,要是出事了應該會和他說的,自己那副樣子看樣子應該也沒讓太多人看到才對。


  中原中也還沒想出什麼,手機又再次震了起來,這回只有短暫的兩下,他撈過手機,發現是一封簡訊,來自聯絡人青花魚。




  中原中也倒掛在單槓上點開訊息,然後嚇得差點從上面摔下來。




  他用異能穩住身體再一次定睛,訊息裡面是一張照片,橘頭髮藍眼睛的小孩子,正對著鏡頭咧嘴笑得天真無邪,手還比出了ya的姿勢,拍攝地點不明,小孩子的臉和上半身佔據了整張照片,臉頰上還有陽光灑落,畫龍點睛地讓畫面像是加了濾鏡那樣看起來有幾分聖潔的味道。




  橘頭髮藍眼睛,小孩子,被送回家,來自太宰治的簡訊。


  所有散落的一切拼湊出了某個中原中也不願確定的猜測。




  照片底下是一句留言,中原中也讀著那句話彷彿都要感受到太宰治輸入時的濃濃惋惜──




  『以前的中也真的好可愛啊──只可惜長歪了。』




  「……。」


  五秒後港口黑手黨訓練室傳出了怒吼聲,只可惜被隔音效果良好的牆壁給吸收了去,沒有人聽見五大幹部之一中氣十足的怒吼。


  「太宰治你個變態──」




  遠在幾公里外的武裝偵探社裡,偷了閒又跑去會客沙發上偷懶打遊戲的人露出了微笑。








Fin.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