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川小燁

【双黑】太宰先生失去了味觉

花锦°:

#小甜饼#
  
    太宰治失去了味觉,第一个发现的是中原中也。
    刚开始察觉不对是在黑手党的庆功宴上,那时服务生上了一盘咖喱蟹腿,这道菜往往都是被太宰治包圆儿的,众人也都让着他不与他抢,可太宰治却迟迟不下筷子,只在几道青菜间徘徊,中原中也咂着酒斜觑着他,觉得这人脸都快吃绿了。
    “太宰先生,是不是这道菜味道不对?是否要在下去换?”坐在他旁边的芥川面色严肃,让人怀疑是不是太宰治说一个不字他就能去崩了主厨。
    “啊没有。”太宰治回过神来,笑眯眯的夹了一条蟹腿,嘎嘣嘎嘣嚼了示意给芥川看,“味道和以往一样。”
    得到先生答话的芥川就差开心的摇尾巴了。
    中也在桌子对面冷笑,心想太宰治啊太宰治你现在的假笑比见了狗还难看。
    庆功宴结束后太宰治走出酒店,看见中原中也双手插兜靠在车门上,仰着头努力眨眼似乎在醒酒,系着黑色项圈的白皙脖颈呈现出诱人的弧度。
    太宰治顿下脚步多看了一眼。
    如果不是怕小矮子发酒疯砸了他家,他真想就这么把中原中也塞进自己车里打包带回去,和他手里提着的打包的咖喱蟹一起。可惜喝醉了的小矮子比使用污浊时的他更难缠。
    “喂。”
    就在太宰治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中也出声喊他。声音不大,但太宰治在夜晚街市嘈杂的背景中依然听的一清二楚,带着醉酒后的沙哑。是喊他没错,“喂”这种没礼貌的称谓中也只会对太宰治一个人用。
    太宰治挣扎了一下要不要现在转身把这人扛走,最终还是向理性妥协,慢悠悠转过身,带着他特有的漫不经心的笑意:“中也找我有事吗?”
    中也手臂架在车门上,眉目间有些不耐烦——“走,去第二摊。”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相对坐在路边的烧烤摊的小马扎上,太宰治蜷着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看着对面的中也一杯一杯喝酒还是有些不明所以。以他对自己这位搭档的了解,中也是绝不会主动单独邀他去第二摊的,就如中也绝不会知道自己的心思。一向摸得透中也的他此刻竟有些莫名的紧张,看这架势不像是发现自己偷喝了他两瓶藏酒也不像是因为自己周末开他的车和女孩约会后来跳水自杀未遂还弄湿了真皮座椅而秋后算账……
    服务生在两人之间的小桌子上撂了一盘糖醋花生米,中也拿筷子尖点点盘边:“吃吧。”
    “中也不是想给我下毒吧。”
    中也对太宰治的怀疑表示嗤之以鼻。但同时又有点后悔,自己干嘛不下毒呢,白白浪费一个机会。
    太宰治不动筷子,中也只得先丢了两粒花生米到嘴里。
    太宰治这才将就夹了一粒,用舌尖从筷尖卷入嘴里仔仔细细咀嚼。
    中也在对面眯着眼看着他,蓝色的眼睛朦朦胧胧,在橙黄色的路灯下泛着星星点点的涟漪,嘴唇薄薄的抿成一线,平日里的嚣张跋扈似乎被酒精软化了,手中握着酒瓶子颈戳在桌子上,整个人小小的一只,在太宰治看来几乎算得上可爱。
    太宰治八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中也身上了——身为黑手党随时警戒四周环境已成了本能,可此时他的世界几乎缩小到只剩这桌间的一方天地,啤酒,糖醋花生米,和中原中也。在某些界线前止步,把属于人类的情感极力压缩,他时常冷静的审视自己,但这一部分的他,是失控的。
    他机械的一粒粒吃着花生米。罢了,就算中也想下毒也随他去吧。虽然他觉得更可能是泻药。
    中也原本不动声色,可看着太宰治吃了近半盘子脸色却渐渐变得难看了。
    “喂,太宰,糖醋花生米好吃吗?”
    “啊……不错。”太宰治咬着筷子尖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就算这里边的醋其实放的是酱油?”
    “……啊?”太宰治难得的愣住,筷子顿在嘴边。
    中也猛地起身,半个身子越过小桌揪住太宰治的领子,鼻尖对着他的鼻尖,好几个空酒瓶被撞倒,在地上摔得粉碎——
    “青花鱼,你的舌头是不是被狗吃了?”
    
    太宰治失去了味觉,发现的只有中原中也。
    中也一整天都在翻看两个人近一个月来的任务报告,试图寻找到蛛丝马迹。
    “我怀疑是下毒。毕竟异能对你无效。”中原中也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头也不抬的对门口的太宰治说道。
    太宰治靠在门框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脸的百无聊赖:“不就是失去了味觉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中也,你小题大做了。”他现在满心想着的都是昨天抓着他领子呼吸扑在他脸上的中原中也。
    “我听说横滨的黑市上最近流传着一种新型毒品,服用过量后会使人逐渐丧失五感,不可放过蛛丝马迹。”
    工作中的中也还是十分认真的,不然也不会每次在太宰治撂摊子偷跑之后都表面老大不乐意实则加班认认真真完成任务报告。
    太宰治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犹豫什么。
    “中也。”
    “说。”
    “其实我知道一个可以帮我恢复味觉的偏方。”
    
    鬼知道太宰治是从哪个庸医那里找来这种偏方,这种医生……他当真要请到港黑大楼来喝次茶表示感谢。中也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幸灾乐祸,装着一本正经看着手中那张被太宰称作偏方的破纸条:“太宰,好歹搭档这么多年,这点忙我还是可以帮你的。”
    “真的?”太宰眼睛亮晶晶的,不知打着什么算盘。
    “我这就拿茶杯下楼去找人帮你。”中也善解人意的拍拍太宰治肩膀,太宰治失去了味觉想必也是苦恼的吧,不然堂堂黑手党干部也不会轻信这种以其他人的……唾液作为药引的偏方。
    想必大家也都很乐意帮他的。
    “这就不必了。”太宰治一手撑在门框上挡住了中也的去路,其实此时他弯个腰也就出去了,但从太宰治臂弯下钻过去怎么可能是他中原中也的风格。
    他等着那人下文,却见太宰治欺身上来上来,轻佻的挑起他的下巴,俯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了个香——“中也帮我就好了。”
    中也“腾”的一下被烧着了。
    
    太宰治摸摸缠在他眼前的领带,乖乖坐着的模样有些呆。
    “张嘴。”中也冷着一张脸把勺子伸到太宰治嘴前。
    “这次又是什么啊。”太宰治看起来有些惴惴不安。
    “你尝尝看,说不定就能尝出味道了。”
    太宰治只得张了嘴,他搬石头砸自己脚,虽占了便宜也吃了苦头,上次那整整一勺辣椒塞进嘴里,他五脏六腑都烧起来了还佯装的淡定,事后不知灌了多少水,只想再跳一次河。说来这事也不怪他,他顶多也就是顺水推舟……再说他也确实因为某人食不知味,算不上说谎。
    苦涩的味道从舌尖开始,逐渐充斥口腔,直叫他舌根泛出酸水。太宰治微微皱了皱眉头。
    “怎么样?”中也放下勺子从兜里掏了颗糖。
    “……没味道。”
    中也把糖塞进了自己嘴里。
    太宰治耳朵尖,早听见了糖纸窸窣作响。他现在整个舌头都麻了,不禁有些后悔,明天吧,明天就说好了吧,中也帮他“治疗”这么多天自己也不算吃亏……
    领子忽的被人揪住,一股带着甜香的热气扑面而来,中也覆上他的唇,这么多天下来这套流程也走的熟练了,舌尖灵巧的撬开他的唇缝,把那颗糖推了进来,甜美的滋味在口腔中炸开。
    “那就再帮你一次。”中也蹭着他的唇含含糊糊的说,声音似乎有些不情不愿。
    太宰治咬着中也薄薄的下嘴唇,觉得自己这怪病一时半会儿还好不了……

    太宰治因为某人食不知味,最后一个知道的是中原中也。
FIN.
    
    
    

评论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