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川小燁

[太中]原來你也在這裡

赤染:

*睡前故事
*忽然不見了所以重新發一次……如果又不見了請告訴我一聲OAO
*寫給自己涼快的,後來發現太冷了所以又暖回來了(?????
*來自 @艾里葉 醬的點文
*限定BGM:ONE ON ROCK-Wherever You Are
*晚安吶:)


好冷。
中也伸手裹緊了身上的大衣,呼出的水氣幾乎結成冰晶。他也不想像個傻子一樣的在這麼冷的天氣裡還只披著一件大衣出來街上散步,只是他的車暫時是沒辦法開了,他再不情願也只得走路回家。
而且剛剛才下過一場小雪,現在正是最冷的時候。中也又堅持了一會,終於受不住了鑽進旁邊的超商給自己買杯咖啡暖手。可是才一踏進店裡他就後悔了,不是因為自己剛剛在雪地裡折騰的濕漉漉的鞋,而是因為那個正在櫃臺旁邊挑關東煮的男人。
「哎呀,」那人驚訝的和他對上視線,然後衝著他彎了彎眉眼,「中也怎麼還沒回家?」
「……還不都是你害的!」
他沒好氣的看著那個幾小時前才把他車子油箱漏了個精光的太宰治,最後還是沒忍住走過去用力的踩了那個笑的純良無害的混蛋一腳,要不是這傢伙,他才不用冒著冷風走路回家。
哎,可是中也也害我不能回家了啊。太宰端著半滿的紙碗,高難度的一邊閃開小矮人的鞋跟一邊偷偷在蛞蝓腰上摸了一把。幾個小時前他身旁的這個人才把他家的鑰匙折成四段,不然他現在哪能在這裡阻止中也用異能在人家店裡踩出一個坑?
中也不滿的哼了聲,他原本還想再踢太宰治一腳的,只是在店員小姐剛好在這時候做好了他的咖啡,喊他去領的聲音正好打斷了他心裡構思的三百種揍宰計劃。
「所以呢?你今天睡哪?」
他拿著自己手上溫熱的紙杯,站在旁邊看著太宰結帳,他還不想直接出去面對低溫,臨走前才會停下來和太宰聊幾句,順便在溫暖的室內多待一會。
「可能會回偵探社吧。」太宰歪了歪腦袋,他剛剛就在考慮自己該不該冒死去借與謝野醫生的病床,「還是中也要帶我回家?」
「……」
中也一向不喜歡別人踏入他的私人領域,以前和他共用一間房間的時候幾乎什麼東西都是雙份、要不就是從中被畫了一條界線。長大之後更是變本加厲,一間幹部宿舍連紅葉姐都進不得。他當然清楚中也有多不歡迎外人造訪他的的地盤,所以他真的只是開個玩笑,也真的認為中也知道他只是隨口說說——不過這次顯然他誤判了小矮人的認真程度。是他這個做前搭檔的失職,最近他是該找個機會和中也多相處一陣子、彌補四年來的空白了。
中也皺了皺眉,握著那杯咖啡留在了他身邊。
「那你快點。」


*


太宰小心翼翼的把車停在大門口,猶豫了一下該不該叫醒那個靠著自己左肩睡的正熟的小矮人。他的車平常不會有其他乘客,剛才也習慣性的把自己脫下來的外套往副駕駛座上扔,東西離手了他才想起旁邊還有一個小矮人在,心裡正暗忖著中也會不會一氣之下也砸了他的車還是故意打翻他的關東煮,眼角就瞥見對方接住了他的外套往懷裡抱的樣子。
中也好像挺冷的。他想了想還是加強了車裡的暖氣,這陣子他們兩個組織都忙,要是一個幹部在他這裡出了什麼事情森先生肯定又要找社長敲竹槓。
一路上中也沒怎麼跟他說話,所以等他發現中也睡著已經是蛞蝓的腦袋忽然撞上他手臂的時候了,中也是喝了咖啡就會變得很想睡的那種類型,雖然他不久前才看著中也喝掉了半杯咖啡,但是堂堂一個幹部在別人車裡睡的這麼毫無防備真的可以嗎?他無言的在等紅燈的間隙看著那張稍微有些變化的睡顏看了一會,最後還是稍微放低了身子讓那個笨蛋能夠靠在他肩上。
中也要睡是沒什麼問題,不過要是這人今天就打算睡他車上的話就是個大問題了。太宰思考了一會,然後試探性的喊了身旁的人一聲。
「中也。」
快起來,大門還要你開呢。他推了推剛睡醒好像有點意識不清的小矮人,被叫醒的中也看起來好像有點不悅,也不想想自己現在是在誰的車上、蓋著誰的外套睡的舒舒服服。
「DN00641299,自己去開。」
到底誰家大門密碼那麼長?他很快的記下了那串英數字,回到車上的時候中也已經睡著了。事實上他還是有一點雀躍的,這個地方常年沒有第二個人踏足,想不到中也竟然這麼輕易的就放他進來了。但是他一回頭又看見了中也似乎不甚關心的睡顏,不由得又猜測起這人給他密碼的原因——是因為他是特別的?又或者其實中也對任何人都是這樣?他悄悄的瞅了對方一眼,忍不住伸手在中也的鼻尖捏了一把。
「真是個笨蛋。」
結果那個笨蛋就這麼被他捏醒了,他若無其事的承受著小矮人混雜著睏倦疑惑和不耐煩的視線,來不及收回來的手乾脆就繼續懸在那裡,揉揉橙色髮絲間隙露出來的耳緣。
「到家啦。」


*


中也擦著濕淋淋的頭髮從浴室裡晃了出來,洗過澡之後他終於覺得暖和了點,人也清醒了不少。他拿著快要見底的咖啡在家裡走了一圈,才發現太宰人在外頭。黑髮的男人站在車子旁邊,低眸看著手裡的某個物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太宰沒穿外套,外面又飄著一點小雪,銀白色的落雪星星點點的夾雜在那人黑色的髮絲裡,襯著一雙思考時不帶什麼笑意的鳶色眼睛顯得又更冷了一些。
「太宰,換你了。」
「……喔。」
太宰被大半夜忽然在他背後出聲的小矮人給嚇了一大跳,他隨手把剛剛在椅子下找到的備用鑰匙塞回放零錢的夾層裡,匆忙回頭去把中也往屋裡面推。中也一向不喜歡吹頭髮,現在也理所當然的是放著長髮在頸邊濡溼深黑色的襯衣。他沒來由的又想起了上一次森先生和社長的談判內容,森先生說中也被他扔在荒郊野外睡了一晚上才得了重感冒,社長懶得和好不容易結盟的對家糾纏,隨隨便便的就答應了把他借給港黑一次、外加去給中也看護一天。
前陣子他有乖乖去看著那個確實病的挺重的小矮人,中也全程都在睡,可能連旁邊的人是他都不知道,所以還算和平。但是他今早依約到那個自己很久沒有踏足的據點、和小矮人一起處理任務的時候卻沒那麼順利了。他們全程都在吵架,到中午的時候中也終於被他煩的受不了了,隨手從他口袋順了他的鑰匙出來折斷,而臨走前他一時興起把中也車子的油全漏了個乾乾淨淨。原本想著這樣他們就扯平了,但是誰也不知道再過幾個小時之後他們會在超商裡碰著彼此。一個小矮人感冒就能造成他這麼大麻煩,他實在不能讓森先生再抓到機會佔偵探社便宜了。
「快進去,笨蛋蛞蝓。」
中也再感冒的話我會很困擾的。他按著對方的背脊徑直把人往屋裡推,卻沒有注意到前頭那人的眼神似乎因為他的話起了一點不一樣的波瀾。
「我感冒跟你有什麼關係?」
太宰嘆了口氣,什麼沒關係?關係可大著呢。
「我可不想再給一條病的只能抱著看護睡覺的蛞蝓抱著一整天了。」


*


中也迷迷糊糊的被鬧鐘叫醒的時候腦袋裡還殘留著夢境的片段,好像是自己買了一個新的抱枕,暖暖的抱起來挺舒服,而且能讓自己平常總是反應過度的警覺心一起乖乖睡著的、還帶著某種熟悉氣息的枕頭,這樣的夢。上次感冒的時候依稀做過一個差不多的,只是在那個夢的最後枕頭自己長出魚尾巴從他家逃了出去,這次的夢裡他又親自去買了一個回來。
原來那個是太宰治。他睏倦的睜開眼睛,然後發現自己就好好的躺在自己床上。昨天他好像是在太宰給他吹頭髮的時候不小心睡著的,不知道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竟然不是把他丟在沙發上自生自滅,而是有好好的把他帶進房裡。
他撐起半邊身子去撈自己的手機,好關掉太宰昨天偷偷錄的“再睡下去也不會再長高的,笨蛋蛞蝓——”的鬧鈴。今天的天氣好像比昨天的更糟。他暗忖著待會乾脆就讓太宰載自己去上班吧,才思考到一半就被身後忽然撞上來的手臂帶回了被窩裡。
太宰的呼吸慢慢的蹭了上來,摸索著想把他這邊的被角拉好,但是那人閉著眼睛,摸了半天也沒摸到什麼,乾脆就把他整個人往自己的方向圈了圈。
「再睡一下……」
嗯。他感受著自己頸邊暖呼呼的吐息,覺得自己好像又睏倦了起來。
再睡一會好像也沒什麼關係。

评论

热度(53)

  1. 黑木川小燁赤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