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川小燁

【双黑太中】《Trouble Maker》-16

西文炔:

  葡萄糖补充了这两天没好好吃饭和休息的缺陷,也多亏中原中也的身体素质好,要是放在旁人,在钟楼被伤成那样,隔天又可以雷厉风行地工作和生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属于人体的液体流进血管内还带着点滴凉意,中原中也并没有睡着,闭上眼感受着葡萄糖流进体内的触觉,算不上明显,但这也是锻炼灵敏度的一种。身后的小护士也许是在忙着工作,将工作台上的东西搅得乒乓作响,金属与玻璃器皿相碰撞的声音在安静的休息室格外刺耳明显,消毒水的味道充斥在鼻腔,中原中也在这时候能够想起的竟还是太宰治的信息素气味。




  醇香的朗姆酒对极了他的胃口,他本就喜酒,喜欢的和讨厌的集中在同一人身上会怎么样?大概就是又爱又恨吧。中原中也细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放在自己腹部的那只手轻轻摩挲着柔软的衣服面料,最后放回了软座的扶手上。




  流进血管里的触感更加冰凉了,连生殖腔都传来一丝诡异的酸麻,中原中也几乎就是在觉察到不对劲的瞬间睁了眼,从小就被药物训练过的身体让他对所有的药品入侵都熟悉的不得了,他现在吊的这瓶绝对不是纯净的葡萄糖,里面一定有问题。




  “你——”




  中原中也出声的同时,回答他的是后脑勺上传来的一声咔哒声,这是手枪上膛的声音,中原中也最熟悉不过了,他讨厌被人用枪指着,尤其是藏头露尾不敢直面相对的垃圾,他抬手企图拔掉手背上仍在源源不断往身体里灌着什么液体的吊针,可惜只能做到一半。




  “里面有麻醉剂,你现在动不了。”背后的声音是一如那天在钟楼所听到女声,只不过这次听上去有些匆忙,她接着威胁道:“你不能用异能来对付我,你知道的。”




  “因为你要忙着治疗肩膀上的枪伤吗?”中原中也噗嗤笑出了声,有过抗药训练的好处就是麻醉剂给他造成的影响不够芬里斯所想象的那么大,他还可以自由活动,只是缺乏了些力气,还有些不协调。这家伙就是芬里斯,她铤而走险前来寻找抗生素和止血消炎药物只可能是为了枪伤,这点他早就想到了,不过实在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大胆到会直接来港口的私立医院。




  这就是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如果不是因为枪声会引来更多的家伙,我现在就可以一枪崩了你。”芬里斯也笑了,稍显稚嫩的嗓音里掺杂了那么点妩媚:“当然,进入你身体里的麻醉剂也足够让你心脏麻痹而死。”




  “那你可能等不到了。”




  中原中也话音未落,休息室原本紧闭的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伴随着冲进来的人影,还有扑面而来的朗姆酒信息素味,太宰治这个家伙又乱释放信息素,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下。当然能在这个时候闻到这股味道,简直是太棒了,中原中也趁芬里斯分神的一瞬拔掉了手上的输液器,然而赶在他从座椅上离开之前,他就被太宰治连椅子带人一起踹到了另一边。




  芬里斯在太宰治冲进来的一瞬间就开了枪,原本对准中原中也后脑的枪口由于他位置的改变而击中了左肩,中原中也从椅子上挣扎站起的时候,肩头还渗着血液,由伤口流出的红染在黑色外套上倒是不怎么明显,他咬着牙瞪了太宰治一眼:“混蛋,为什么踹我!!!”




  “我救了你一命啊,蛞蝓先生。”太宰治摊开手表示自己被冤枉了,不背这个锅。




  这一切看上去就像是蓄谋已久的狩猎计划,但是实际上,他们都在疑惑着对方的出现,太宰治为什么会来医院,中原中也又为什么在这里。但是毋庸置疑的是,他们现在的合作非常完美,除开中原中也刚刚没躲开的一枪来说。Omega对自己的Alpha信息素非常敏感,就算太宰治放慢了步伐在休息室外靠近,中原中也也闻到了他的味道,他知道太宰治会进来,能在任何情况下零指示契合起来的搭档,这就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太宰治冲进休息室的时候就看见了中原中也正襟危坐在座椅上,他身后有着个拿着手枪的护士,中原中也没有给他任何眼神暗示,但在这种情况下也不需要什么交流了,准确来说,他知道中原中也能在瞬间脱逃,他还是恶作剧般地上前去踹了一脚。




  芬里斯才潜伏进医院来没多久,刚扎晕了里面坐诊的医生,就在他的工作电脑上看见了中原中也的就诊信息,这个时候再离开医院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暂时瞒下来,她从护士更衣间拿了一套护士服,在办公室后的隔间里换好衣服,然后给中原中也需要的葡萄糖里加了点能让他安静的料。


  


  这是一个万全之策,如果中原中也在她收拾打理好自己之前反应过来,那就一枪毙了他,而后跳窗逃走;如果她今天被幸运女神所眷顾,中原中也没有及时觉察出来,那他就会在无尽的麻醉中被麻痹心脏而死。




  很显然,幸运女神今天不仅没有眷顾芬里斯,而且还带来了计划之外的麻烦。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对话的几秒钟,打偏一枪的芬里斯骂了一句脏话,连换下的衣物都没有拿,放弃了继续进攻,从身后的窗户破窗而出。太宰治没带什么人来,跟上的几个废物喽啰开的几枪也都空了,太宰治一句“哎呀可惜了”还没有说完,中原中也已经跟着跳窗而出,只在眼前留下一道黑色的影子。




  中原中也动作太快了,太宰治甚至没来得及再多问一句问题,他要问的问题可不止一个,中原中也为什么会在医院,又是为什么会在芬里斯的掌控下输液,他们又是怎么争执起来的,这些事情可不是看一眼就能单凭默契了解到的,他们又不是真的心灵相通,还是得靠解释。




  还有,他刚刚可是中了一枪啊,就这样什么措施都没做追出去真的没问题?虽然说他们之前负伤行动过不止一次,但是中原中也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白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只是中了一枪那么简单。




  “这家伙……不是吧。”太宰治最后也只是自言自语一句,然后扭头确认了一下中原中也刚刚坐过的位置,那里还残存着他肩头渗出来的鲜血,还有从地上站起身时来一只捂过伤口的手触碰地面留下的血手印,当然,还有那瓶摔碎在地上的不知名液体,那是他进来时中原中也在输液的东西。中原中也不可能蠢到也不可能弱到被芬里斯强行输液,这应该不是什么毒药,可是以他的能力,他为什么会乖乖坐在椅子上任由芬里斯拿枪指着他的头?




  其他人都跟随着中原中也的去向从窗户口往外张望,太宰治上前去蹲在了这片玻璃碎屑跟前,碎成一片残渣的玻璃里还有着没输完的液体,伸出一只手沾了点,凑到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甜味,更多的还是药味,这大概是葡萄糖,但是这样是完全说不通的,中原中也怎么可能被一瓶葡萄糖所束缚。




  港黑私立医院有枪战那可是大事,尤其是中原中也还在这里,这次赶来的人不仅是芥川龙之介,连尾崎红叶也跟着过来了,其余的人都跟着中原中也的离去方向一同追芬里斯去了,只剩个太宰治还在原地研究这瓶碎了一地的药水,他看见进来搜寻芬里斯遗留物品的芥川龙之介,抬头招呼道:“医生在吗?”




  芥川龙之介似乎对太宰治的主动招呼有些惊讶,而后点了点头:“在。”




  受到传召的医生此刻正晕在办公室的后面,被芬里斯打了一针麻醉剂当成个杂物塞在里面,还被用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此刻被摇摇晃晃地扶了出来,走到太宰治的面前。




  “查查看,这里面除了葡萄糖还有什么。”太宰治指了指地上这摊无色透明液体,对着医生吩咐道。




  力气和血液都在消逝,而且速度还有些快。中原中也狠狠地啐了一口,咬了咬牙根跟上前方那个穿着护士服的家伙,两个人一个左肩受了伤一个右肩受了伤,在这方面倒是扯平了,要不是因为她的异能太过麻烦,中原中也完全可以使用重力改变而快速翻越那些碍事的弯弯绕绕建筑物,直接抓到她,他也不是没试过枪击,但是手实在是抖得太厉害,根本瞄不准,更别说会因为瞄准而浪费时间,万一跟丢了可怎么办,这可是唯一的机会了。




  摄入身体的麻醉剂开始发挥作用了,中原中也再敏感也不是机器人,怎么可能在麻醉剂刚进入身体时就觉察出不对劲,等他反应过来时积累在他身体里的麻醉剂剂量已经足够在人体产生直接反应,手脚都有些沉重,肩头的枪伤每一次跑动都会牵扯到一次刺痛,从伤口溢出的鲜血已经染到了白色的衬衫上,晕出一片血色。




  众目睽睽之下两个当街奔跑的伤员着实是让路人大开眼界,尤其是前面一个是俏丽女护士,后面那个是凶恶的黑手党成员,这样的剧情足够被想象成医闹,但凡有点脑子的当然不会这么想,毕竟黑手党的事情他们可不敢妄加评论。




  这家伙在往市中心跑,想通过复杂弯绕的道路结构来甩掉自己吗?中原中也还在追逐,冷汗顺着鬓角开始下滑,每迈出一步都像是有人在牵扯着他阻止他的前进,氧气不足而导致的大喘气已经足够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他不知道那些跟上来的部下都追到哪儿去了,又剩下他在孤军奋战。




  眼前是熟悉的钟楼,因为上次的战斗而面目全非,此刻被警方用警戒线拉了起来,摇摇欲坠的木板结构看着就危险,没人再愿意靠近这里,生怕一阵风刮过掉下来几块砸中自己,冷冷清清的广场顿时只剩下他和眼前的芬里斯。




  再试一次瞄准,中原中也这样想着,从腰间摸出的手枪摇摇晃晃地对准了芬里斯的后背,他何尝不想加速几步追上前去,与她近身搏斗,用蝴蝶刀插进她的肩头,将她死死地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但也只能想想。被麻醉剂逐渐侵蚀的身体在失去行动能力,他能一路追到这里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下唇被咬出血来,满脑子念叨的都是咒语般的自我催眠,不能睡,不能睡。




  “现在开枪,你会后悔的。”




  颤抖的手指摸上了手枪的扳扣,中原中也半眯起眼睛,让模糊的视线再一次清晰,芬里斯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直面中原中也,他们相距不远,却也一直差了那么点距离,芬里斯没有任何伪装,她的口罩和护士帽被扔了个干净,真真切切地以一个人的模样站在他的面前。




  一头深褐色的头发,微有卷曲,鸢色的眼眸在正好的阳光下反射出冷色的光线,连脸上的神态都是一如既往的温和,芬里斯站在阳光的底下,被中原中也眯着双眼仔细地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原本端着的手枪也迟疑着放下,口中喃喃着不属于眼前这个家伙的名字:“太宰……治?”




  坐在检验台显微镜前的医师紧张地观察分析着中原中也之前吊的药水里的成分,毕竟被两位黑手党干部盯着还是生平第一次,他有些手抖,几次差点打翻手里的玻璃片,记录在纸上的字也歪歪扭扭,太宰治倚靠在药检室的门外,看不出情绪,甚至说得上有些悠闲。




  隔着一道玻璃窗,他看见那个医师站了起来,把手里的检验单递给了芥川龙之介,再由他走出房间,把薄薄一张纸递给了太宰治:“检查结果出来了,主要成分还是葡萄糖,但含有大量的麻醉剂,用量足以杀死一个成年人,还有少量麦角酸二乙酰胺。”




  “这是什么?”太宰治打断了芥川龙之介的话,直接提问道。




  “可以被称作为致幻剂的药品。”




  “这家伙是有备而来。”跟后出来的尾崎红叶一边说着就一边给芥川龙之介打了手势,“不该让中也去追的,之前的那些部下全都跟丢回来了。”




  芥川龙之介得了命令就将剩下的人全都带了出去,尾崎红叶扭头看见仿佛没事人一样的太宰治还在门口打量手里的检验单,再补上一句:“太宰,他是你的Omega,你也来帮忙找找他在哪儿。”




  “那家伙肯定没事的啦,大姐头不用这么担心,操心太多会秃顶。”太宰治倒是说得轻松,把手里的纸叠成了个纸飞机,自顾自地把玩了起来,还特地指了指头顶给尾崎红叶看。




  尾崎红叶被气得不轻,但也不能和太宰治计较什么,毕竟这是他们黑手党的事,和身为侦探社成员的太宰治压根就没有直接关系。




  枪响的爆裂声响彻在了这一片空荡的广场上,只有枪响,没有被子弹洞穿的闷声,躲开了中原中也打歪的一枪,芬里斯遗憾地眨了眨眼睛,与中原中也颜色相近的眼眸里装满了笑意,故作可惜地叹了口气:“面对喜欢的人你也还是会开枪吗?”




  “因为我不喜欢这个混蛋。”中原中也咬着牙从喉咙里挤出来回应,感到疲惫的不只是四肢,还有眼睛和大脑,包括刚刚看出幻觉的太宰治模样,他隐隐地知道了自己吊的水里还有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连肩上的疼痛都快感觉不到了,麻醉剂的作用差不多也快要完全挥发出来,他端着枪的手依旧在抖,连举起枪来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让他气喘吁吁,事实上他已经快要看不清眼前人的方位了,全凭记忆。




  “但你还是犹豫了。”芬里斯不表示反驳,和一个敌人、和一个将死之人争论这些没什么意思,中原中也的眼神涣散被她尽收眼底,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了,她摸出了腰间的手枪,与中原中也面对面站着,她的枪口瞄准了中原中也的眉心,用的还是那样可惜的口吻。


  


  “你不怕死,你怕太宰治。”




  枪响了。








-tbc-

评论

热度(436)